和泽

【双黑太中】当年,你还没有和我说

1)啦啦啦来连载
2)更新不定时!!!但会加油快更!
3)小学生文笔多多包涵!ooc有!
4)求评求红心(≧∇≦)
5)有原创角色!





【1】
“喂?妈,我今年不回去了。”
“……对,和高陵去苏州园瞧瞧。”
“知道了,会给您带土特产回来的。”
“行行行,那就先这样了啊,我挂电话了,您好好歇着啊。”
搞定!我笑着打了个响指。
“阿齐,你好了没啊?要登机了啊!”
“好了好了,等等我!”
【2】
飞机。
“阿齐,你妈啥也没说就放你出来啦?”
我抬头,看向旁边的老高,嘿,他有这疑问也是对的,我和他从小光着屁股到大,不打不相识,他最清楚我妈有多宝贝我这个独生子。
“哼,还不都靠你小爷我这张嘴,我跟她说我和你去苏州园玩儿。”我得意的摸摸鼻子。
“你小子!胆儿肥了啊,敢诓你妈?!”老高伸手过来狠敲了我一下。
“去去去!”我打开他的手“什么诓啊骗的!说的这么难听,我们不是去苏州园啊?真是!大惊小怪!”
“我们可不是去瞧去玩儿的,你这嘴上打太极的老毛病得改改!”老高说。
“切,那不然我说什么,说我去拯救自己的生命去拯救别人的恋情?”
“………”老高大概是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从背包里掏出一只檀木盒子来,打开来,里边安静的躺着一枚云形的晶莹剔透的玉。
与此同时,我脖子上某一块地方开始发热,渐渐的有些灼人。
“关上关上,你要疼死小爷啊!”我受不了的喊,老高见状,也就赶紧将盒子合上。
“还疼啊?”他问。
我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手捂住脖子上的印记“小爷难道不疼么?!要不你来试试!”
“好好好,你别闹啊,我瞧瞧。”老高摆出一副好人脸,将我捂着的手扒拉开,将头凑过来看。
“怎么样?”疼痛的感觉渐渐减弱,我歪着脖子斜着眼睛问他。
“不太好,”老高将头靠回去,窝在飞机椅上“感觉又变红了,颜色都更艳丽了些。”
“雾草!”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艳丽你妹啊!小爷为什么要摊上这事儿啊,妈的该死的太宰治!别让小爷再见着他,不然逮着就把他往死里削!”
“咳咳,”老高在一旁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注意影响,同志。”
………切!
【3】
这事儿还得从几个星期前说起。
我和老高都在京城上的大学,虽然不是什么清*北*,但好歹也算是个重本。那天被老教授榨干身体做苦力结束之后,我和老高盘算着兜里的钱,想着去街口吃碗热腾腾的馄饨什么的,结果天公不作美,半路竟然下起雨来了,还是那种黄豆大小的,砸的人脸疼的大雨。
我和老高都没带伞,毕竟上一秒还晴空万里的。
我们被雨砸的看不清路,也不知道撞没撞到人,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跑着找躲雨的地方。
“阿齐!”迷糊间我听见老高的声音“阿齐!这儿!”
于是我就顺着声音跑过去,也许是跑的太急了,匆忙间与一股相反的力相撞,我便倒在地上。
“诶呦!”两声疼呼同时响起。
不好,撞到人了!我想。这时老高又跑过来将我和那个被撞的人扶起,嘴里还不停的叨叨着“诶啊阿齐你怎么搞的!”
好不容易到了避雨的地方,是一个大宅子的屋檐,我顾不得被雨淋的睁不开的眼睛就急急的向那人道歉。
“真是对不起了,诶您可没事儿吧?”
那人估计也是被一连串的事弄的七晕八素的,蒙了好一会儿都没回答。
我用老高递过来的纸巾擦干脸上的雨水,好歹能睁开眼了,我便打量面前的人。
嘿,你还别说,这人生的到是人模狗样。黑色的软发因为雨水的浸润贴在他白净的脸上,高挺的鼻梁,好看的眉毛之下是一双勾人的桃花眼。
行吧,小爷我是理科生,不会描述,反正他颜值和小爷有的一拼。
“啊呀,没事没事,我也有不小心的地方。”那人缓过劲儿来了,立刻绽出一个勾人的笑容来,真奇怪,明明身上还滴着水,但却不显狼狈,反而好看的紧。
妈蛋,还好从小对着自己和高陵的俊脸,不然这下就得陷进去了……
“这雨下的挺突然的啊。”那人说着,拍拍身上沾上的雨水“雨天相遇,也是一种缘,我叫太宰治,你们呢?”
“呃……”老高犹豫的看着我。他这人谨慎的要死,不愿把自身的信息透露给陌生人。
我心底里笑他没胆儿没志气,就太宰治这人,看着就斯斯文文瘦瘦弱弱的,怎么的也不能给我们找多大麻烦。
现在的我还不知道,日后的自己有多想给现在的我一巴掌,还是超大力的那种。
“我叫齐涵,那边那个大高个儿叫高陵,我发小儿。”我朝太宰治努努嘴。
“哦~”太宰治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叹息,还“唰”的一下打开手里的折扇。
啧啧啧,又是一个斯文败类,我想,穿的那么潮,还打折扇……
我们就这样等着雨停,期间太宰治和老高还挺愉快的聊上了,太宰治说他去过漠河,去过苏州园,去过许许多多的地方,这家伙懂得挺多的,大到天文地理小到风俗习惯,样样都能聊出朵花来。
老高听的啧啧称奇,估计是挺佩服他的。而我瞧着雨势渐小,琢磨着请太宰治去吃顿好的,这事儿就这么完了,毕竟不看路撞到人家的是我嘛。
“话说,”太宰治突然提高了声音“你们要一直站在这儿吗?”
这话说的人摸不清头脑,老高犹疑着问“不然呢?你是想找个馆子坐坐么?”
“啊,不是,你们误会了,这是我家,要不进来坐着聊。”他用的句式是疑问句,但结尾却是肯定的,脸上摆出一副笃定的笑容。
我和老高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毫不怀疑地就这样进了狼窝。
【4】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什么?!我们坐在古香古色的大宅子里,和太宰治面对面用看起来就很贵的茶壶茶杯喝着闻起来就很贵的茶?!
我有些忐忑,莫不是真被人诓了吧?
“诶呀,不要那么紧张嘛。”太宰治坐在对面,眯起眼睛抿了口茶“我有的是钱,没有诓你们的必要。”他说。
他一下子就把我和老高心里的那点小九九给戳穿了,既然这样我们在扭扭捏捏也就显得和智障没什么两样。
我想了想,便道“行吧行吧,兄台好眼力,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多打扰了,只不过我撞你在先,现在又喝了你的茶,实在过意不去,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就尽管说吧,要不请你吃顿饭也行。”说着,我又从老高的背包里翻出纸和笔,将联系方式给他。
“唔…”太宰治笑着收下了“那么我也不挽留了,两位慢走。”
出了门之后,我便拉着老高神情严肃的说“我怎么感觉他的目的就是要到咱们的联系方式的呢……”
“是有目的也没办法,太宰治这人怪怪的,但我们的确没什么好被人家诓的。”
“诶你别说,还真有!”
“啥?”
“笨啊你!美色啊!”
“诶老高你什么表情!你什么意思啊!诶你给我说清楚再走!”
【5】
没想到第二天太宰治就打电话过来了。
我需要你们帮助。
见面地点就在我家。
他說。


TBC
_---------------------------------
啊啊啊啊第一次开连载我会加油的!希望大大们多多点评!!!!!
话说新旧双黑真是让人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