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泽

【双黑太中】当年,你还没和我说(中)

1)啦啦啦来更新!
2)日常求评求红心!
3)我是真的想要评论啊!!米纳桑有什么意见都提出来吧!!!!



【6】
“我说什么来着~这才一天电话就来了,说是需要帮助哦。”我晃着手里的手机,对正在洗手间帮我洗衣服的老高颇为得意的说。
老高从洗手间里探出头来,皱着眉头“太宰治?”
“嗯哼~”我随口应道,站起来开始换衣服“不然还有谁。诶老高我穿这件好看不?”
老高嫌弃的瞥了我一眼,又钻回洗手间里“行行行,大爷您穿什么都好看。话说你多大人了还要我帮你洗衣服,下次自己来啊!”
“这不是有你在么。”我将帆布鞋套上,又喊“老高!快点儿啊!”
“你有本事自己洗衣服啊!”
【7】
我和老高按照上次的路走,但说实话上次下大雨我们都是乱跑乱撞的,根本没什么参考价值。偏偏我们还没有太宰治的联系方式,无奈之下只得四处打听。
“小姐你好啊,请问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大宅子啊,就屋檐是那种蓝绿色的瓦做的。”
“………呃,不知道吗…没事没事,谢谢啊。”
就这样一连问了好几个人,但回答无一不是“不知道,不清楚。”
“我不行了,歇会儿歇会儿。”我坐在公园里小亭子里,接过老高递过来的水猛灌一口,还不小心被呛到了。
“咳咳咳!!咳…”
“慢点慢点儿。”老高拍着我的背给我顺气“喝这么快做什么。”
气总算是顺过来了,我抬头,看见不远处有个老人在练剑,嘿,老资历的人总该知道吧,这么想着,便起身拉着老高去问。
老人显然不满自己练剑时被打断,我们陪着笑向他说明情况,却不料才说完老人的脸色就变了。
“年轻人,胡话可不能老挂在嘴边!”老人严肃的说“这早就没有你说的宅子了!那宅子早就被一把大火烧光了!”
“可是……”我还想在说些什么,却被老高拉住。
“不好意思,是我们冒犯了。”老高攥着我的手紧了紧“但还是想请问一下,那座宅子的遗址在哪里?”
老人露出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在老高和我好说歹说之下终于把位置给说了出来。
但临走前他还神情凝重的告诫我们:“瞧到了就赶紧走,那儿现在虽然荒废成一片野草地了,但也不宜多留!”
【8】
“所以……太宰治不是人?”老高犹疑着说。他这话让我在大白天的硬生生打了个寒颤。
“别乱说话!”我吼他。
老高却一脸坦然“明明你自己也这么想的不是吗?谁叫你要把名字和联系方式给他。”
我自知理亏,就闭上嘴不说话。
“得了,”老高伸手揉揉我的头“咱们也没做过什么亏心事,去把忙给帮了,大概就没事了。”
我欲哭无泪,老高你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了吗?!你怎么那么淡定啊!?
我这走的是什么霉运啊?!!
【9】
我们按照老人给的地址,倒是很快就看见那蓝绿色的瓦搭成的屋檐了。那天下雨没注意,这下我倒发现这一条街虽古味十足但都荒芜的很,除了我和老高再无一人。
太宰治就站在大宅子的门口,他的穿着还是很潮,但他微笑着,整个人便带上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
“恭候多时了,两位。”
我看着他的笑,没来由的有点悲伤……
啊呸!我简直想给自己一嘴巴子!那是鬼啊!太宰治是鬼!想什么呢我!
【10】
“所以说,你真的……是鬼?”
我们坐在上次和茶的回廊里,真的很难想象这是鬼住的地方,毕竟太温馨了,回廊里种满了桃花,每一朵都不适时宜的开的艳丽。
“你说呢~”太宰治为我们斟着茶,抛下一个恶劣的反问。
“不管你是人是鬼,”一直沉默的老高开口,目光犀利的看向太宰治“只要我们帮了你的忙,从此以后你都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吧?”
“当然。”太宰治应道,依旧是好看的笑容。
“那么,要帮什么忙?”
太宰治收起笑容,一瞬间沉默下来,眼里露出一种让人难过的沉沉浮浮的迷离。
他凭空变出来一个盒子,放在桌上。
我惊叹之余又想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我想找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只妖怪。”他说。
“为什么不自己去找,我觉得你找的话绝对找的比我们快。”我忍不住问。
“抱歉,我不能离开这个宅子太远。”太宰治弯起淡淡的笑容。
“但你说过,你去过漠河,苏州园和很多地方不是吗?”老高皱着眉头问。
“啊……那是骗你们的,去的并不是我,而是他。”太宰治微微低头抿了口茶,过长的刘海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指的是那只妖怪吗?
我想。
“虽然你这么说,但天大地大,你让我们两个凡人这么找?”老高问出重点。
“关于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太宰治说着,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云形的玉,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上等货。
我和老高都疑惑的看着他。
那边太宰治沉吟了一会儿,笑着说了句“就你好了~”之后便猛的伸手在我脖子边上狠拍了一下。
“啊!”
“你干什么!!”老高大喊。
“别着急,”太宰治说,手腕一转,一面镜子就稳稳的托在他手心。
“好看吗?”他举着镜子对着我的脖子,笑的像只狐狸。
于是我惊愕的发现我的脖子上出现一抹红色的,和那块玉一样形状的印记。
“这是……什么……”
“嘛~没关系,对你的身体是无害的,只是当玉和你靠的比较近的时候会有点疼而已。”太宰治悠闲的将手上的镜子一抛,镜子便消失在空中。
“毕竟,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能看见我的人啊,一方面防止你们放我鸽子,一方面,这东西能帮你们找到他,当距离越近,那块玉就越红。”
太宰治站起身来,走到一磕桃花树下,动作堪称温柔的牵下一只桃花来,下一刻,他便轻轻的吻了上去。
满树繁花为他盛开,他站着一片粉色之间,眉眼尽是思念。
真是,梦一般的场景。
“去苏州园吧,”是太宰治恍惚的声音“我感觉他就在那里。”
“请你们找到他,将他带回我身边,拜托你们了。”
“等等!”我感觉脑袋一阵眩晕,估计是太宰治要把我们送出去了“名字!那个妖怪的名字!”
太宰治大概是笑了。
“中也,”他说,柔情似水。
“中原中也。”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