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泽

【双黑太中】当年,你还没和我说(中上)

1)啦啦啦来连载
2)更新不定时!!!但会加油快更!
3)小学生文笔多多包涵!ooc有!
4)求评求红心(≧∇≦)
5)有原创角色!
-
-
【11】
“我的天,真是要累死小爷了。”我捶着腰下车,因为苏州没有机场的原因,我和老高还是从上海那边的机场打车过来的。
“阿齐……”老高在一旁没回话,他边拍拍我的肩,看着手上的手机,脸色有些铁青。
“怎么啦?”我疑惑的凑过去看。
老高在上百度查苏州园的门票,然而上面显示的是这样一段文字。

苏州大大小小的园林有不下百个,目前开放的有十几个,开放的大部分都是收费的。
最著名的是拙政园。
此外还有留园、网师园、狮子林等等。

“不下百个……”我感觉脑袋一阵眩晕“其中大部分还是没开放的?!?!”
老高大概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脸色阴沉的握紧手机。
我*你*太宰治!!你要玩死我们啊?!
【12】
酒店。
“老高,怎么办?”我整个人瘫在老高的腿上,双手合十放在肚子上,两眼毫无焦距的盯着天花板。
感觉我好像可以收拾收拾去世了呢。
老高没理我,兀自翻出那个装着玉的盒子,打开来看,于是我脖子上的印记又开始隐隐作痛。
“妈蛋!”我欲哭无泪,准备起身离那块玉远一点“该死的太宰治!去你奶奶的中原中也,你们给小爷等着!”
“真是,刚醒来就听见很无礼的话呢……”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带着刚睡醒时独特的沙哑和慵懒,惹得人身体发酥。
“!?”老高震惊的看着手里的盒子,那块玉渐渐漫出红色的细纹来。
声音是从玉里传出来的。
“你是……中原中也吗?那只妖怪?”老高镇定的问,实际上我都能看见他额头上的冷汗。
“哦?小子,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那声音似乎带上了点惊喜。
雾草,真的是中原中也!
“大爷!兄台!”我顾不得脖子上的痛感就扑向那块玉“大人别走!快和我们回去见太宰治吧!我都要被你们搞死了!!”
“臭小子别乱碰我!”中原中也十分嫌弃的说,但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你在骗谁,太宰治早就死了。”他说,声音冷清,像是冰块相撞击,又带上点我听不懂看不透的情绪“我都被困了几百年了,他一介凡人,早就去往生了,我怎么可能再见到他。”
我一愣,倒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老高将我推开,皱眉看向我的脖子,眼神带着担忧和警告,我这才发觉痛感的蔓延,只得按老高的意思,坐回自己离那块玉有一段距离的床上。
老高看着我回床,才清了清喉咙,将视线重新移回到玉上,话说的非常单刀直入“太宰治确实已经死了。”
中原中也沉默。
“但是他没有去往生,他说因为他不能离开那座宅子,所以才找上我们,然后让我们找到你并带你回去。”
“……呵,太宰治你就是个傻缺。”中原中也小声的骂道。
“但是我回不去,”中原中也又说“百年前我就被一群天兵封印在一块巨石里,无论是肉体还是魂魄都已经散的七七八八了。”
“所以我们才来救你的嘛!”我忍不住嚷嚷“话说你不是在这块玉里吗,干嘛不和太宰治说!”
“在这玉里的是我仅存的神识,如今不过是因为离我的本体近了,我才得以发出声音罢了。”
“而且你没听懂么,就算你们将封印解开,不到一个时辰我也会消失贻尽。”中原中也说。
“我根本,无法再见到太宰治了。”
【13】
百年就算对于中原中也这种千年的桃花妖来说,也是很长的。
被困在巨石里的日子里,他总是会时不时的想起太宰治。这很奇怪,毕竟他见的遇见和离别太多,他自己也经历过,就像红叶大姐死去的那一年,他难过的咆哮,哭的撕心裂肺,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走不出来了,但那又如何,事实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如今,红叶大姐的音容笑貌都在他脑海里渐渐的褪色,他彷徨着,但时间就像轰轰烈烈的洪水,将他宝贵的回忆冲的七零八落,然后残忍的告诉他。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什么的,那种矫情的词语不适合用在他身上。只是他发现不知不觉的,他能付出的只有最外围的感情了,惨烈的教训无时无刻不在警告着他,再往里的话会发生什么。他也是不想放任何人进来。因为那里埋着他破碎的童年,埋着模糊不清却依旧美丽的红叶大姐,埋着他曾经热烈的情感。
可偏偏太宰治误打误撞的闯了进来。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发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了,他站在在一片片桃花中,微笑着,伸手向他打着招呼。
大概是因为那个笑容很有感染力的原因,他放任他留在这里,这是他第一次,没把别人赶出去。
【14】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没法停下了。
他想起和太宰治的相遇,彼时他的本体被一道天雷劈开,游游荡荡见发现一座大宅子最边缘的角落种了好几株桃花,心下一动,便决定在这修养。
那个角落,就是太宰治住的小院子。
太宰治是个恶劣的小子,这是他在这待了一段时间得出的结论。
他倚在桃花树上,静静的看着太宰治用美好的微笑送走羞红了脸的侍女之后面无表情的将手上充斥着少女香味的信封撕成两半,轻飘飘的扔进一旁的火炉里。火光映在他脸上,映再他一潭死水的眼里。他就像一个瓷娃娃,落寞苍白,接受不了别人带着暖意的任何感情。
但是这样一个人,却独独对他院子里的桃花展现善意,就好像是把他骨子里仅存的一点温柔全部放在这上面一样。
他会用自己削瘦病弱的身体提着重重的水桶给桃花浇水,他从不裁剪桃花,任由它们疯长,他会在天气好的时候,搬一张躺椅躺在桃树下一整天,他会用足以让所有人都沉溺其中的眼神看着一朵朵桃花,就像是看着他的恋人。
中原中也摸不清他是怎么想的,毕竟太宰治是这样一个无情的人。
直到某一个中秋佳节的夜晚,大宅子里为了庆祝节日张灯结彩,整个宅子热闹非凡。
而中原中也仍倚在桃花树上,听着屋子里的太宰治迸出猛烈的咳嗽声。
这个宅子的主人从不让他的小儿子走出这个院子,自然也不许别人进来,有的只是守在门外的几个侍女。而太宰治能做的,就是用他的笑容和英俊的皮相将涉世未深的小侍女们勾进来,与她们尽享欢愉,但很快,他又会被她们灼热的感情所伤,最终亲手放弃。因为她们并不属于他啊。
他想他大概懂了,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寂寞的院子里,这个寂寞的小少爷所拥有的,只有这几株桃树而已。
毕竟,几株桃花,一张躺椅,就是太宰治的整个世界。
【15】
太宰治的病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他最近一段时间咳嗽的非常频繁,有时咳着咳着唇边甚至会出现一抹鲜艳的红。
就像现在这样。
他看着太宰治无所谓的用手将唇边的血抹掉,心里无端端的冒出一簇无名火来,于是他用力的摇了摇桃树,花瓣就这么洋洋洒洒的落下,糊了太宰治一脸。
太宰治惊愕的抬头,嘴张大,眉头一只皱着一只挑起,模样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中原中也笑的窝成一团,树被他笑的抖动起来,落下更多的花。
太宰治则是疑惑的抚上树干“今天是怎么了?”
此后中原中也就特喜欢这么干,他有时候会故意往太宰治的茶水里放些泥土,看着他喝下后露出一脸苦相,或者把他爱看的书藏起来,看他找不到书的苦恼表情。
但多数时他还是会摇下一树繁花,落他一脸露水。
某一天中原中也这么做的时候,在躺椅上的太宰治却没有什么动作,他甚至连脸上的花瓣都没有抚开。
怎么回事?
中原中也偷偷从花间探出头去看,却被太宰治一句话吓的差点摔下树去。
“我知道你在哦~一直这么捉弄我好玩吗?”


TBC
_---------------------------------
啊啊啊啊第一次开连载我会加油的!希望大大们多多点评!!!!!
话说新旧双黑真是让人无法自拔!!

评论

热度(8)